林久

得认真读书的阿久哦。

[坤农]微笑

①勿上升!ooc我的!
②真·xxj文笔,大多数废话
③坤农,机器人梗

群上说的机器人梗让我很心动,速打一篇嘻嘻嘻。
没有检查,有bug要说哦。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写正常人。
下面开始吧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00.

阳光带着清晨的朝气,从窗帘缝儿里钻进来,悄悄打在木地板上。

蔡徐坤小心翼翼地走进房间,到床边轻轻拍了拍床上酣睡的人儿。

“农农,该起床咯。”

陈立农费力地睁开眼,看见蔡徐坤温温柔柔地笑看着他。

“唔……坤坤……我再睡一会啦……就一小会嘛……”

蔡徐坤嘴角还是噙着温柔的笑,摇摇头说:“不行哦,已经到起床时间了。”

陈立农扁扁嘴,撑着手坐起来。

蔡徐坤转身“唰”地一下拉开窗帘,依旧是温柔的腔调:“预订7月5号的早餐,”他转头看陈立农,“是蓝莓土司和草莓牛奶。”

阳光终于光明正大地冲进屋里,洒在蔡徐坤的侧脸上,勾出一圈光晕。

陈立农看不清蔡徐坤的脸,却看见他嘴角完美的微笑弧度。

“早安。”

01.

我是一个定制智能机器人,我有一个很喜欢的名字,叫编号7309。

但据说不久之后,我素未谋面的主人将会给我取一个新名字。

希望他不会叫我翠花,大壮也不行。

我的制作人林彦俊给我的脑子里装了世界知识数据库。然后靠着一叠照片和一段音频赋予了我外表和声音。

林彦俊很聪明,又有着不错的皮囊。

当然,我的皮囊更好。

我觉得我挺喜欢他的。但是他说,我现在只能辨别好坏,不能搞懂喜欢不喜欢。

那好吧,我觉得林彦俊是个好人。

林彦俊和我坐在他的办公室里等待我的主人。

“唉。”

我听到他突然叹了口气。

“唉是什么意思?”我问他。

林彦俊告诉我,这是一个可以表示难过的字。

“你要是感到难过可以说这个字。”他看着我,又好像在自言自语,“哈哈,你也不可能感到难过嘛,你是个机器人耶。”

林彦俊笑了一下,脸颊上的皮肤深深地凹下去。知识库说,这个叫酒窝。

我有点羡慕,他这个有酒窝的笑还挺好看的。

02.

突然,工作室的门被敲响了。

“他来了。”林彦俊给我甩下这句话,然后大步冲去开门。

门打开,站在门口的是一个高个儿男孩,我的脑子告诉我,他好像一种动物。
我使劲儿在知识库里搜索,可怎么也找不到。

我站在工作室里,看着他们俩在门口玩笑打闹了几句。林彦俊突然指了指我,男孩便笑着朝我的方向看来。

我看到了他的笑。
我想,即使没有酒窝,他也笑得比林彦俊更好看。

那个男孩看到我,脸上的笑突然消失。
我正可惜没有把那个笑脸存储在脑子里,他就忽然跑过来把我紧紧抱住。

他在我怀里埋着头,闷闷地出声:“坤坤……”
好像还染了一点点哭腔。

他过了好久才抬起头,我看着他湿润的眼睛,红红的眼角和鼻头,突然知道他像什么了。

他好像一只兔子。
可爱又大只的那种。

我一动不动,看向林彦俊。他用眼神示意我做些什么。

我只好在知识库里搜寻遇到这样的情况怎么办,过了一会儿才抬起手,拍拍男孩的背。

“主人,你不要哭。”

明显感觉男孩僵了僵身体,从我怀里出来重新站好,转头对林彦君说了声抱歉,又转过来对我说:“我叫陈立农,你……你就叫我农农吧。”

“好的,农农。”我听见自己冷冰冰地回答他。
我看着他黑白分明的眼睛,里面包着好多我看不懂的东西。

人类真复杂。

然后我们俩就大眼瞪小眼,谁都没再开口说话。

林彦俊很适时地走过来,对陈立农说:“那么,他就是属于你的了。”

陈立农又露出那个笑容,拉起我的手。

“好的,那我们先走了。”

03.

到了家,他便抓着我坐在沙发上问这问那。

“那我叫你什么啊?”

“我叫编号7309。”

“噗哈哈哈哈哈,这真是有够傻的啊。你叫蔡徐坤,我叫你坤坤好不好?”

我认为这个名字还不赖。

至少比翠花好。

作为一个优秀的智能机器人,我快速地把这条信息载入数据库里。

“好的,农农。我叫蔡徐坤。”

陈立农也完全不在意我冷冰冰的语气,依旧兴致勃勃地提问。

“那么,坤坤,你猜猜我喜欢喝什么?”

“农农喜欢喝,草莓牛奶。”我一板一眼地回答他,这是数据库里有的信息。

“吼!这你都知道!你太厉害了吧!谁告诉你的?”

“林彦俊,告诉我的。”

“那你知道,蔡徐坤喜欢什么吗?”

“蔡徐坤喜欢,唱歌,跳舞,篮球,还有……陈立农。”

陈立农愣了愣,又开始发笑。
“噗这也是林彦俊教你的哦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林彦俊真是烂人,怎么什么都知道啊。”

“他是好人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他到底给你灌输了什么了啦,你真是有够好笑的啊!”

我盯着陈立农,看到他笑得眯着眼,眼角也出现很多的褶子。

即使这样,他笑得也很好看,我认为。

陈立农发现我正看着他,尴尬地坐好,小心地看了我两眼。
突然把手放在我的嘴角捏了捏。

“你干什么都不笑欸,笑一下嘛。”
“笑?”我想了想,学着陈立农的样子呲了下牙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样真的有丑到我欸,别这么笑啊慎得慌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我不服气,换了个林彦俊版歪嘴笑。我希望这时我可以有一个酒窝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到底哪里学来的啊,你嘴巴是抽筋了哦?”

陈立农笑得抹了抹眼角。

我以为他哭了,尽职地说:“农农,你不要哭。”

陈立农愣住了,擦把脸:“我不是哭,我很开心。”

“可是你流泪了。”我搞不懂。

“人类不单单因为难过流泪,在开心、激动的时候,也是会流泪的。”

我费力地理解这句话,但发现我理解有限后,只好把它死记在脑子里。

人类真复杂。

陈立农从钱包里翻出一张照片,上面是一个笑得很温柔的男子。

居然有和我一模一样的皮囊。

“那你就学他笑嘛。”

我尝试向上弯嘴角,居然很轻易地达到这个弧度。并且让我觉得很放松,仿佛我这张脸就是为了这样笑定制的。

我把现在肌肉的动作位置记在数据库里,备注是,让陈立农开心的笑。

我知道,只要不是陈立农有别的要求,我脸上会一直挂着这个完美微笑。

陈立农呆呆地看了我一会,又笑着说:“好啦,很晚咯。我们都去休息吧。以后每天早上7点要来叫我起床哦。”

陈立农摸了摸我的脑袋,转身回了卧室。

关门之前,他又对我说:“明天要说早安哦,每天都要。”

我自觉记下指令,自作聪明地加了一百年的期限。

我以为我可以和他说一百年的早安。

04.

有一天我在打扫房间的时候,发现了一张陈旧的字条。

纸条上用蓝色水笔写着:“蔡徐坤,我喜欢你。”

蔡徐坤?这不是我的名字吗?

喜欢?那又是什么?
我在知识库里搜寻了一下。

“喜欢一词,泛指喜爱的意思,也有愉快、高兴、开心的意思……”我看了1个G的资料依旧没有搞懂。

我索性丢下抹布,坐在小板凳上,双手托着头思考。

结果是我想了一天一夜没想出来,反而烧坏了一块电路板。

我被陈立农急吼吼地送去林彦俊那。

我刚才的突然死机好像吓到他了。

林彦君把我修好后,我又问他:“喜欢是什么。”

林彦君想了想,说:“喜欢就是看到他就会一直笑。”

我好像有懂,又好像不明白。

刚又想发问,林彦君一脸严肃地拍拍我的头,说:“如果不想让农农担心,你就别再像这个问题了。”

原来想这个问题会让陈立农担心。
我在数据库里载入这条新知识。

05.

陈立农家有很多相框,但都被扣着了。

我是一个与众不同的机器人,我是有好奇心的机器人。

终于有一天,我在他不在家的时候,翻开了那一个个相框。

里面居然都是陈立农和那个跟我有一样皮囊的男子。

男子依旧是那个不变的笑。

我和他几乎一模一样,可为什么,照片上的陈立农比现在开心很多呢?

我站在镜子前,拿着相框对比着不同。

我试图模仿那个男子,表情,动作。

最让我为难的是那个眼神。

当我学得差不多的时候,陈立农又醉醺醺地回来了。

陈立农最近工作应酬很多,常常要很晚才能回家。

我看向他,眼神来不及变过来。

他看到我的时候,眼泪突然大颗大颗地掉落,像第一次见面那样冲过来紧紧把我抱住,哭着说:“坤坤,坤坤你回来看我了吗?坤坤,不要走了好不好……”

他颤抖的手抚上我的脸。他的手心带着汗,潮潮的,粘腻的。皮肤上的湿润让我觉得很不舒服。

我犹豫地举起手,最终还是落在他的背上,轻轻拍着,柔着嗓子哄他:“不走,我不走,农农你别怕……”

看着他在我怀里渐渐睡着,我突然感觉我脑子里的电路板又要烧坏了。

06.

第二天早上,陈立农难得的在我叫他之前起来。

我坐在板凳上充电,抬头仰望他。

他脸上的表情让我觉得很难懂。

“早安。”
作为一个机器人,我没忘记指令。

陈立农哑着嗓子开口:“你为什么去看那些照片。”

我毫不遮掩地回答:“我好奇那些是什么,为什么不给我看。”

陈立农沉默了一会,叹了口气。

“唉。”

我不懂,为什么陈立农要难过。

陈立农说:“以后不要学那种眼神了。”

“为什么?农农当时很开心。我不明白。”

陈立农没有回答我。

最后,他又重新开口:“你坏掉了,我等一下把你送去林彦俊那修一下。”

我反驳他:“我电路板是好的,没用中病毒,内存垃圾今天早上才清理。我没有坏掉。”

陈立农加重了语气:“你坏掉了。”迅速转身进了房间。

再出来的时候,陈立农拽着我的手臂出了门。

一路上我都在执拗地告诉他,我没有坏掉。

我记得我说了168遍。

可是陈立农依旧要把我送去林彦俊那。

他告诉林彦俊,要把我数据库里的东西清除。

“为什么?他这样不是懂得很多吗。”

“就是因为他懂的太多了。”

林彦俊最后也答应他了。

07.

进工作室之前,我和陈立农在一起坐了一会。

我看着陈立农,没有带着那种眼神,可陈立农看到我,眼泪又掉了下来。

我问他:“农农,你现在是难过还是开心呢?”

陈立农把头埋在膝盖上,不说话。

我像以前一样拍拍他的背,说:“农农,你不要哭。”

直到上维修台,我也带着那个微笑。

08.

“编号7309,过来!”

我反应了好一会,才知道林彦俊是在叫我。

我躺在维修台上,看着林彦俊。
他问我现在感觉怎么样。

我想了想,说,

“唉。”

【超级制霸】妖精

①勿上升!ooc我的!
②真·xxj文笔,大多数废话
③橘农,拟人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八月的夜晚总是闷闷的热。

林彦俊捣鼓着一台老旧的电风扇。这台电风扇已经有十七个年头了,不管搬多少次家,林彦俊总是带着它。昨天它还能吱呀呀地勉强带来点风,今天终于不行了。

林彦俊又用力戳了一下开关,电风扇仍旧没有一点反应。他泄了气一般地倒在床上,长长地叹了口气:“还是得换掉啊。”心里盘算着再买一台风扇的话这个月还能剩下多少生活费。

明天还有工作,林彦俊只能逼着自己睡着。被汗水渗透的T恤粘在身上,让人透不过气。过了很久,林彦俊才堪堪睡过去。

睡得迷迷糊糊之间,林彦俊感觉一阵阵风往脸上扑来,带着甜甜的草莓牛奶的味道。

林彦俊费力地睁开一只眼,看见黑暗中有个黑影在自己床头。林彦俊心中警铃大作,猛地坐起来,大喝一声:“你是谁!”

那个黑影没有吭声,仍旧一动不动。

借着窗外的月光,他看见一个顶着瓜皮头的男孩跪坐在床头。

林彦俊迅速翻身开灯,突如其来的亮光让他眯了眯眼。适应后林彦俊看到男孩身上只套了一件他的T恤,宽大的领口漏出男孩的锁骨和一只嫩白圆润的肩头。

林彦俊红着脸偏过头,重复了一遍:“你是谁?”

男孩终于有了反应,跪走着靠近林彦俊,撅起小嘴,眨巴着下垂眼盯着林彦俊,糯糯地开口:“主人,你不要把我换掉。”

???!

林彦俊懵了,他不知道这个小孩是打哪来的,但林彦俊可以确定小孩一定是脑子有毛病。

男孩伸手抓住了林彦俊的手臂,冰凉的手指接触到温热的皮肤,让林彦俊直直打了个机灵。

“主人,我陪了你17年,别把我换掉好不好嘛。农农会好好工作的。”

17年?换掉?工作?

林彦俊脑子费力的转了几圈,突然想到什么,艰难地扭过脑袋,看到那本该立着电风扇的地方现在空无一物。

他震惊地开口:“你是……那台风扇?”问完林彦俊自己都想笑,他无法想象这么白痴的问题居然是从自己口中问出来的。

他刚想否定,却看见男孩点了点头:“我叫陈立农,主人可以叫我农农。我是主人的电风扇哦。”

林彦俊难以置信地看着陈立农,一把把他甩开。
“你,你别开玩笑了,这怎么可能啊……”

陈立农急急拉起衣服,指着肚皮上的红印儿,委屈巴巴地开口:“这还是主人你戳的嘞,可疼了……”

林彦俊看到陈立农白嫩嫩的小肚皮儿,可疑的红色迅速爬上耳尖,伸手“唰”地一下把陈立农衣服拉下来,不敢直视陈立农,磕磕巴巴地说:“好,好了啦,我我我相信了啦!”

陈立农不明所以地看着林彦俊,转而笑嘻嘻地张开手臂缠到林彦俊的脖颈上。林彦俊身体顿时僵直,一动也不敢动。

男孩凉凉的皮肤贴上来的时候,林彦俊觉得爽到好像全身毛孔都舒张开来。

陈立农软软地窝在林彦俊怀里,脑袋凑到林彦俊颈窝,鼓起腮帮子,缓缓地往林彦俊脖子上吹了口气。林彦俊只觉得身上发热,脸红的同时脑袋里还在想,果然是草莓牛奶的味道啊……

怀里的小孩嘟嘟囔囔:“主人怎么这么热啊?”说罢伸出嫣红的小舌在林彦俊脸上舔了一下,沾有湿润的皮肤晾在空气中,一阵冰凉。

“主人,农农给你降降温吧。”

林彦俊脑袋瞬间当机,感觉某个地方控制不住了。

彦俊,你完蛋咯。